薑薑

惰性極強,極緩更新。以不棄坑為原則。

抗生素治療最痛苦的地方就是跟馬桶分不開啊……

因為太喜歡魷魚勇利(上次的朗讀劇)就折了一隻。
第一次折所以有點爛爛的😂

*《我的前夫》番外
*雜雜的小段子

歡迎回到墳墓(?)

早上勇利請了假去辦結婚登記,會吃完午餐才會回來。

為了慶祝他們偉大的編舞今天復婚,薩拉和其他女孩們準備了拉炮、蛋糕、氣球、彩帶,迎接不算新婚的新婚夫夫。

就在打開門的那一瞬間,拉炮和氣球滿天飛,還有人往勇利身上狂噴彩帶,原本歡樂的氣氛就在勇利憂愁的一張臉中停止……

「勇利!你還好嗎?」站在最前方的小南開口了

勇利雙手搭上了小南的肩膀開始搖頭,他臉色發青嘴唇蒼白,好像受了不小的驚嚇,語氣充滿絕望。

「我完蛋了,他今天晚上是不會放過我的……」

「誰?」

「我老公……」

眾人倒抽了口氣,並且驚呼

「你們明天可能就見不到我了……我很抱歉對你們這麼嚴厲,我不在的時候要乖乖練舞知道嗎…不可以再喝酒到凌晨了喔,舞者最要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……(以下省略)」

在場所有人的和勇利哭著抱在一起,好像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似的

結果勇利隔天還真的沒有來,惹得大家又哭了一次…………

不過後天一早就帶著沙啞的嗓子(和一堆吻痕)在鏡子前拉筋了。



冒個泡證明我還活著😂
七月的時候挺忙的,過著學校、家裡兩點一線的生活,
本來以為八月會閒下來,沒想到變成學校、家裡、醫院三點一面的生活😂
如果沒意外的話星期六回診完就結束了。
我的暑假放到九月二十五,再來慢慢填坑,
如果我一直沒更新的話只有兩種可能-我忙或者我懶。

再過幾分鐘就要進入8月了……暑假已經過了一個月囉。
年紀越大 感覺時間就越像噴射機一樣咻咻咻的往前衝了呢…………
8月開始比較有空,趁還沒開學把該填的坑填一填,想寫的梗寫一寫。

體會到文章被吞是什麼樣的心情了

等醒來再重發。

當初進入同人圈的時候,文風偏向哥德風格。
超頹廢的情侶、墮天使、殺.掉另外一伴再自.殺、殘缺美…之類的都寫過。

雖然目前是以不BE為原則啦…………但是最近又想寫哥德式的維勇

喜歡這種華麗又灰暗暗的劇情。

我的前夫

*維勇離婚兩年
*是HE
*勇利很愛很愛維克托,可是不會那麼快原諒他
*習慣性越寫越冗長,寫不到重點……
*有篇生活近況希望有在關注我的人能看看,我會把連結放在留言

位於義大利的某個劇院,今晚演出的睡美人圓滿落幕,那正是勝生勇利所隸屬的芭蕾舞團。

他們開了幾瓶紅酒慶祝,舞團裡的所有人互相敬酒,尤其是主演的克里斯皮諾兄妹,他們倆從小默契就好,雙人舞的部分簡直是完美無缺。

「嘿!勇利到哪去啦?身為編舞怎麼能翹掉慶功宴?」

雖然還是有人這麼問,但是基於大家都看過勇利喝醉之後的洋相,默默的翹掉慶功宴是正確的選擇,不過有點掃興就是。

大夥們派出埃米爾拖延米凱萊和薩拉兩位主演,他們會先去餐廳準備一個大驚喜。其實心知肚明其這場陰謀的兩人也只是順從的墊後,鎖好劇院的每個出入口。

就在三個人準備踏出劇院大門時,一個銀色短髮的斯拉夫男人上前詢問

「晚安,抱歉打擾幾分鐘,請問勝生勇利……」

「抱歉,我們不接受任何採訪」

米凱萊打斷男人的詢問,他的脾氣有點不好,因為舞團已經聲明過只接受倉鼠報社的採訪。

「喔!我並不是記者……我只是…只是很喜歡勝生勇利!所以……」

「追求者,嗯哼」埃米爾意味深長的看了男人一眼

「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,但是你可能要失望了老兄!」

「全舞團的人都知道!勇利對他的前夫念念不忘!」

「老天,他每次提到他的前夫就像個七八十歲的老頭子回憶年輕時,事實上他們離婚不過兩年!」

「勇利去年生日在收容所領養了一隻玩具貴賓,而且就用他前夫的名字取名!」

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爆料,顯然他們深受勇利的荼毒。

「對了,勇利不喜歡有粉絲或是追求者之類的在劇院附近閒晃,為了你的人生安全著想……我們的保全是兩個舉重冠軍的肌肉猛男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於昨晚大家醉得不輕,今日的訓練簡直是糟糕透頂!
身為舞團裡最年長的勇利(28歲),知道一群平均年齡不超過24的演員、工作人員們,一手經營起這個舞團有多不容易,所以更要嚴苛以待,不能鬆懈!(但是根本沒有人會害怕生氣又兇的勇利)。

傍晚五點,勇利接到警局的一通電話,皺了整天的眉頭又靠近了一些,然後仁慈的放大家下班,風風火火趕往警局。

那個兩年未見的男人坐在辦公櫃台前,身旁是馬卡欽和他的手提行李箱,在寒冷的冬季裡卻沒有圍巾與手套。

「抱歉……勇利……」男人站起身

「我的錢包被偷了又人生地不熟,只好報你的電話號碼……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後勇利領著他的前夫回到了租屋處,鑰匙大開大門的當下,一隻玩具貴賓興奮的衝到勇利腳邊繞圈圈。

「小維乖寶貝,要跟新哥哥好好相處喔」

勇利拍拍馬卡欽的屁股讓兩隻毛小孩進屋裡去玩了,幸好小維和馬卡欽都很喜歡交朋友。

這讓維克托心裡的計畫又有了點信心,勇利要小維和新哥哥好好相處,感覺就像是維克托要永遠住進勇利家一樣。

「行李箱先放在房間好嗎?去把臉跟手洗一洗,然後餵孩子們」

「當然」

「吃義大利麵嗎?」

「你做的都好」

就像還沒離婚前,他們一起回到家,勇利總會先催促他去洗把臉,然後餵馬卡欽,自己則是套上圍裙在廚房準備晚餐。維克托一直很喜歡這樣的生活,這樣才有家的感覺。

維克托偷偷地溜進廚房,兩手環住他前夫的腰,腦袋擱在勇利肩上,勇利停下了手邊的動作,淡定的對他說:

「我手上有菜刀」

「……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吃完義大利麵之後,維克托主動把餐具端去清洗。以前他總是會打破幾乎一半的碗盤,但是又不忍心讓勇利美美的雙手接觸洗碗精,到現在他終於可以熟練的洗乾淨每一個餐具,而不打破它。

「小維、馬卡欽,我們去洗香香吧!」

維克托走出廚房聽見勇利對馬卡欽碎念“你爸爸怎麼捨得你在外頭凍那麼久”之類的話。

馬卡欽的爸爸偷偷溜進唯一的臥室“尋寶”,超大的雙人床和小維的狗窩佔掉房間的一半,放著日記本的電腦桌、鑲嵌在牆壁裡的衣櫥,書櫃上兩層是各個舞團的錄影帶,中間一層擺著幾個相框、音樂盒、俄羅斯娃娃還有豬排蓋飯的模型。

噢噢噢!那個俄羅斯娃娃是他的!一定是離婚的時候勇利帶走了!

「嘿!維克托!幫馬卡欽和小維吹乾好嗎?吹風機在床頭櫃」

「遵命~」

要幫兩隻毛小孩吹乾可不容易,牠們到處跑或是互相轉圈追逐,等維克托搞定牠們兩個之後,勇利才從浴室裡出來。

美人出浴,維克托心裡想。

「你也快去洗澡吧」

維克托遞了吹風機過去,然後帶著換洗衣物進了浴室

「髒衣服丟洗衣籃,我明天會洗。」

維克托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。他原以為勇利會趕他去睡沙發或者地板,但是看到床上多了一顆枕頭,還有空出一半的棉被時,他簡直興奮到差點尖叫!

他立馬衝上床去,微濕的頭髮在枕頭上留下痕跡,再次從後方摟住勇利,而勇利默許了。維克托幻想著勇利會不會轉過身來回抱自己?

「維克托……」

「嗯哼?」

「去把頭髮吹乾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翻外:

隔天一早,維克托神清氣爽地醒來,他翻身下床換掉睡衣。
聽到勇利半睡半醒的在摸索著什麼?

「寶貝…寶貝?你在哪裡?」

寶貝?是在叫他嗎?

說時遲那時快,小維衝上床,窩進了主人的懷裡。勇利輕拍了幾下小維的後背,又沉沉的昏睡了。

TBC.

*還會有續篇解說維勇為什麼會離婚呦~跟復婚之後的事

嗨,大家好久不見。
首先要謝謝你看完我的文章,和點進這篇生活近況與小公告。

我在三月底的時候發了一篇反應自己內心的求救文,那時候心理跟精神狀況非常的糟糕。
本來定於四月初要去看精神科,但是沒有看成。
四月底又預先掛號了一次門診,但還是沒有看成。
(皆因不可抗因素…)
於是花了不少時間調適自己的狀態。

就在五月近中旬左右,好不容易開始動筆填坑,
我收到某位A朋友的通知,說班上一位女生(以前是很好的朋友,但是後來撕破臉)在偷窺我的噗浪。
噗浪是設定公開,並且所有人都能看到。又因為全都是網友,所以講話都沒在顧忌。
我抱怨那位女生不做實驗與違反科上規定的事被她看見了,她才跟A朋友抱怨。
她長期侵犯到我的私人生活,也曾“密切關注”我的臉書。
她非常的了解我,真的太了解了。
逼得我不得不把頭像跟ID改掉。

所以,我決定暫停所有需要開車的文章,也就是“柴可夫斯基與卡薩布蘭卡”和“電梯小姐”。
抱歉要讓大家再等一段時間。

因為我不知道她何時會找到這裏來?或許她看到我的這篇聲明就認出我了,也或許她早就找到了我的帳號,那我真的只能說:
妳的人生也太無趣了,明明就討厭我,還要一直關注我追著我不放,是想看我過得不好讓妳爽到嗎?

想得美!!

閒聊-關於橋的暗示

之前在微博上看見星河太太分析,在YOI裡,
不管是長谷津還是聖彼得堡的橋,都具有某種暗示
(太太好像有提到這段  有點不太記得了)

最近打算把原有的坑填完之後打算寫一個有關於「橋姬」的維勇梗,所以上維基百科查資料,

結果看到以下這段:

古日文的「愛」(愛(は)し)和「橋」音同,因此橋姬又被稱為「愛姬(愛し姫 はしひめ)」,這可能也是造就橋姬因愛而生妒火的由來。

OMG!!!看我發現了什麼!

所以橋的暗示是指愛囉!?

官方真的太會了(跪)

無意間就吃了一大口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