薑薑

惰性極強,極緩更新。以不棄坑為原則。

當初進入同人圈的時候,文風偏向哥德風格。
超頹廢的情侶、墮天使、殺.掉另外一伴再自.殺、殘缺美…之類的都寫過。

雖然目前是以不BE為原則啦…………但是最近又想寫哥德式的維勇

喜歡這種華麗又灰暗暗的劇情。

我的前夫

*維勇離婚兩年
*是HE
*勇利很愛很愛維克托,可是不會那麼快原諒他
*習慣性越寫越冗長,寫不到重點……
*有篇生活近況希望有在關注我的人能看看,我會把連結放在留言

位於義大利的某個劇院,今晚演出的睡美人圓滿落幕,那正是勝生勇利所隸屬的芭蕾舞團。

他們開了幾瓶紅酒慶祝,舞團裡的所有人互相敬酒,尤其是主演的克里斯皮諾兄妹,他們倆從小默契就好,雙人舞的部分簡直是完美無缺。

「嘿!勇利到哪去啦?身為編舞怎麼能翹掉慶功宴?」

雖然還是有人這麼問,但是基於大家都看過勇利喝醉之後的洋相,默默的翹掉慶功宴是正確的選擇,不過有點掃興就是。

大夥們派出埃米爾拖延米凱萊和薩拉兩位主演,他們會先去餐廳準備一個大驚喜。其實心知肚明其這場陰謀的兩人也只是順從的墊後,鎖好劇院的每個出入口。

就在三個人準備踏出劇院大門時,一個銀色短髮的斯拉夫男人上前詢問

「晚安,抱歉打擾幾分鐘,請問勝生勇利……」

「抱歉,我們不接受任何採訪」

米凱萊打斷男人的詢問,他的脾氣有點不好,因為舞團已經聲明過只接受倉鼠報社的採訪。

「喔!我並不是記者……我只是…只是很喜歡勝生勇利!所以……」

「追求者,嗯哼」埃米爾意味深長的看了男人一眼

「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,但是你可能要失望了老兄!」

「全舞團的人都知道!勇利對他的前夫念念不忘!」

「老天,他每次提到他的前夫就像個七八十歲的老頭子回憶年輕時,事實上他們離婚不過兩年!」

「勇利去年生日在收容所領養了一隻玩具貴賓,而且就用他前夫的名字取名!」

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爆料,顯然他們深受勇利的荼毒。

「對了,勇利不喜歡有粉絲或是追求者之類的在劇院附近閒晃,為了你的人生安全著想……我們的保全是兩個舉重冠軍的肌肉猛男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由於昨晚大家醉得不輕,今日的訓練簡直是糟糕透頂!
身為舞團裡最年長的勇利(28歲),知道一群平均年齡不超過24的演員、工作人員們,一手經營起這個舞團有多不容易,所以更要嚴苛以待,不能鬆懈!(但是根本沒有人會害怕生氣又兇的勇利)。

傍晚五點,勇利接到警局的一通電話,皺了整天的眉頭又靠近了一些,然後仁慈的放大家下班,風風火火趕往警局。

那個兩年未見的男人坐在辦公櫃台前,身旁是馬卡欽和他的手提行李箱,在寒冷的冬季裡卻沒有圍巾與手套。

「抱歉……勇利……」男人站起身

「我的錢包被偷了又人生地不熟,只好報你的電話號碼……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後勇利領著他的前夫回到了租屋處,鑰匙大開大門的當下,一隻玩具貴賓興奮的衝到勇利腳邊繞圈圈。

「小維乖寶貝,要跟新哥哥好好相處喔」

勇利拍拍馬卡欽的屁股讓兩隻毛小孩進屋裡去玩了,幸好小維和馬卡欽都很喜歡交朋友。

這讓維克托心裡的計畫又有了點信心,勇利要小維和新哥哥好好相處,感覺就像是維克托要永遠住進勇利家一樣。

「行李箱先放在房間好嗎?去把臉跟手洗一洗,然後餵孩子們」

「當然」

「吃義大利麵嗎?」

「你做的都好」

就像還沒離婚前,他們一起回到家,勇利總會先催促他去洗把臉,然後餵馬卡欽,自己則是套上圍裙在廚房準備晚餐。維克托一直很喜歡這樣的生活,這樣才有家的感覺。

維克托偷偷地溜進廚房,兩手環住他前夫的腰,腦袋擱在勇利肩上,勇利停下了手邊的動作,淡定的對他說:

「我手上有菜刀」

「……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吃完義大利麵之後,維克托主動把餐具端去清洗。以前他總是會打破幾乎一半的碗盤,但是又不忍心讓勇利美美的雙手接觸洗碗精,到現在他終於可以熟練的洗乾淨每一個餐具,而不打破它。

「小維、馬卡欽,我們去洗香香吧!」

維克托走出廚房聽見勇利對馬卡欽碎念“你爸爸怎麼捨得你在外頭凍那麼久”之類的話。

馬卡欽的爸爸偷偷溜進唯一的臥室“尋寶”,超大的雙人床和小維的狗窩佔掉房間的一半,放著日記本的電腦桌、鑲嵌在牆壁裡的衣櫥,書櫃上兩層是各個舞團的錄影帶,中間一層擺著幾個相框、音樂盒、俄羅斯娃娃還有豬排蓋飯的模型。

噢噢噢!那個俄羅斯娃娃是他的!一定是離婚的時候勇利帶走了!

「嘿!維克托!幫馬卡欽和小維吹乾好嗎?吹風機在床頭櫃」

「遵命~」

要幫兩隻毛小孩吹乾可不容易,牠們到處跑或是互相轉圈追逐,等維克托搞定牠們兩個之後,勇利才從浴室裡出來。

美人出浴,維克托心裡想。

「你也快去洗澡吧」

維克托遞了吹風機過去,然後帶著換洗衣物進了浴室

「髒衣服丟洗衣籃,我明天會洗。」

維克托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。他原以為勇利會趕他去睡沙發或者地板,但是看到床上多了一顆枕頭,還有空出一半的棉被時,他簡直興奮到差點尖叫!

他立馬衝上床去,微濕的頭髮在枕頭上留下痕跡,再次從後方摟住勇利,而勇利默許了。維克托幻想著勇利會不會轉過身來回抱自己?

「維克托……」

「嗯哼?」

「去把頭髮吹乾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小翻外:

隔天一早,維克托神清氣爽地醒來,他翻身下床換掉睡衣。
聽到勇利半睡半醒的在摸索著什麼?

「寶貝…寶貝?你在哪裡?」

寶貝?是在叫他嗎?

說時遲那時快,小維衝上床,窩進了主人的懷裡。勇利輕拍了幾下小維的後背,又沉沉的昏睡了。

TBC.

*還會有續篇解說維勇為什麼會離婚呦~跟復婚之後的事

嗨,大家好久不見。
首先要謝謝你看完我的文章,和點進這篇生活近況與小公告。

我在三月底的時候發了一篇反應自己內心的求救文,那時候心理跟精神狀況非常的糟糕。
本來定於四月初要去看精神科,但是沒有看成。
四月底又預先掛號了一次門診,但還是沒有看成。
(皆因不可抗因素…)
於是花了不少時間調適自己的狀態。

就在五月近中旬左右,好不容易開始動筆填坑,
我收到某位A朋友的通知,說班上一位女生(以前是很好的朋友,但是後來撕破臉)在偷窺我的噗浪。
噗浪是設定公開,並且所有人都能看到。又因為全都是網友,所以講話都沒在顧忌。
我抱怨那位女生不做實驗與違反科上規定的事被她看見了,她才跟A朋友抱怨。
她長期侵犯到我的私人生活,也曾“密切關注”我的臉書。
她非常的了解我,真的太了解了。
逼得我不得不把頭像跟ID改掉。

所以,我決定暫停所有需要開車的文章,也就是“柴可夫斯基與卡薩布蘭卡”和“電梯小姐”。
抱歉要讓大家再等一段時間。

因為我不知道她何時會找到這裏來?或許她看到我的這篇聲明就認出我了,也或許她早就找到了我的帳號,那我真的只能說:
妳的人生也太無趣了,明明就討厭我,還要一直關注我追著我不放,是想看我過得不好讓妳爽到嗎?

想得美!!

閒聊-關於橋的暗示

之前在微博上看見星河太太分析,在YOI裡,
不管是長谷津還是聖彼得堡的橋,都具有某種暗示
(太太好像有提到這段  有點不太記得了)

最近打算把原有的坑填完之後打算寫一個有關於「橋姬」的維勇梗,所以上維基百科查資料,

結果看到以下這段:

古日文的「愛」(愛(は)し)和「橋」音同,因此橋姬又被稱為「愛姬(愛し姫 はしひめ)」,這可能也是造就橋姬因愛而生妒火的由來。

OMG!!!看我發現了什麼!

所以橋的暗示是指愛囉!?

官方真的太會了(跪)

無意間就吃了一大口糖!

求救

*OOC注意,我認真。

維克托-

霓虹燈五光十色,一閃一閃的刺痛了眼睛。
周圍的喧嘩傳進寂靜的內心,但他總是不以為意,
身後的人潮一浪接著一浪,維克托被迫在他們之中穿插行走。

今天是聖誕節,應該是與家人、情人或者朋友相聚的日子,同時也是維克托的生日。
雖然大部分的東正教徒並不會慶祝十二月的聖誕節,但是商人們與年輕一輩的小伙子們會,他則是個無神論者。

現在正是人潮洶湧的巔峰時期,茫茫人海中,他回過頭一看,只是單純的想這麼做,就像電影情節一樣。

但是他所等待的人並沒有出現,一個可以拯救他乾涸枯竭的心靈的人。

站在藍白色調的霓虹燈下,冷冽的強風從正面吹來掀起了他的瀏海

「嘿,你在等人嗎?」

肩膀被某個人點了點,他回過頭去,感覺春天就在他的面前來臨,“春天”的笑容宛如溫煦的風,吹散了心裡的陰暗。

「是的,」

「請救救我……」

勇利-

你今年已滿二十,正是成年、該獨當一面的時候。
但你的父母可不這麼想。
從小到大乖順的聽話,走上他們為你鋪好的道路,成為一隻只會唸書的囚鳥,或者更糟。
當他們用放養的方式管教你,卻以嚴厲又死板的拘束著你。

於是你離家出走。

你從未見過晚上七點以後的世界,這讓你好奇心大發,到處都是新奇的玩意兒,想吃雞肉卷、想玩射擊打靶,想做的事情有很多,但是這些都不急,因為你真正的擁有“自由”了。

你必須在家人找到你之前,找到今晚的歸宿,
帶了點報復的心態,你今晚就要去做一件成人可以做的事…………找一個陌生人做愛!
嗯……“安全”的做愛。
聽起來很刺激,而且會讓人感到愉悅。

一路走來,你忽然停在有著藍白色調的霓虹燈下,那裡也站著一個男人,就是他!

「嘿,你在等人嗎?」

「你要和我做愛嗎?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近精神狀況不怎麼好,我“生病”了,下星期就會去看醫生。
我曾經向身邊的人求助,但是他們明顯接收不到我的求救訊號,
當我意識到我真的病得不輕時,已經非看醫生不可了。

望眼欲穿-下

*已修正完整版
*西方奇幻AU
*精靈貴族維×百合花妖勇
*真利姐姐視角,與勇利的親情向居多
*微開放式結局

當我再次回到噴水池,勇利和男人確實在那,貴賓狗也是。
「姐姐!!」勇利也向我奔來,我們緊緊抱在一起,他真的是快急死我了!
「勇利!!為什麼亂跑??」我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心平氣和,我從來沒有兇過他,到現在也不想。
「我看見狗狗,牠朝我搖搖尾巴,牠想跟我玩!!」
勇利確實喜歡狗狗,但他從沒想這次一樣為了狗狗追過去。
「下次不可以這樣了,我和安妮安娜都很擔心!」
我再次抱緊他,要他承諾絕對不會再亂跑。
我向男人道謝,不得不說,他真的是長得挺英俊,銀色長髮藍眼睛,昂貴的衣著筆挺的站姿,連貴賓的項圈都鑲了顆鑽石。

勇利告訴我他們的名字,男人叫維克托,貴賓叫馬卡欽,他們都是好人。
可能吧…或許……
幫忙帶勇利回噴水池不見得就一定是好人,
那些有權有錢的人多半有喜歡虐待別人的嗜好,勇利這麼惹人憐愛,我不敢想像如果他被帶走會是什麼下場,難保維克托也是個衣冠禽獸。

我牽著勇利的手去找安妮安娜,也差不多到了該回家的時候。走到街尾,我回頭一看維克托還是站在那裡看著我們,他超我笑了笑,我總覺得他不懷好意。

充滿馬芬蛋糕的夏季已經結束了,入秋後勇利總是無精打采,幫忙收成作物對他來說有些吃力,天氣冷些的時候連床都不能下,一睡就是整天。

我們在作物全部收成後的隔天一早,來了個不速之客。

「嗨,我們又見面了!」

「你來我們家有什麼事嗎?」我的口氣很兇,還故意醜著臉,我希望他會知道我並不是好對付的人。

「是有很重要的事,關於你的弟弟,我必須把他帶走。」

「我就知道!我不會讓你帶走他的!你們這群心理變態!」

「我想妳誤會我了,我要帶他走是因為勇利是個成年花妖,如果他還是“種子”就不會怕冷,但他已經“發芽”了,很容易就被“凍死”,意義上的。」

維克托堅持最慢後天就要啟程,他們會往更北走,雖然更冷,但是有個“森林”卻是四季如春,勇利會在那裡渡過嚴冬。

我們和勇利離別的那天,他緊緊的抱著我,求我別送走他,勇利哭得一團糟我也不好受,直到維克托承諾勇利在春夏隨時可以回來,他才不情願的放開我。

我親眼看著馬車消失在地平線上,望了很久……
等到母親勸我進屋去,眼淚終於潰堤……

我和勇利相處不到兩年,但是我付出了所有心思在他身上,要說他是我親生也不為過。

他離開的第一個月,我還能收到幾封信,要我們別擔心他,我也回信告訴他,我很想他……
每天早上我都會望著勇利消失的那條地平線,郵遞馬車也是從這個方向過來。

但是我再也沒有收過勇利的來信,我本來還在安慰自己,也許某天郵遞馬車會停下,有一整疊信是寄來家裡,或者有沒有可能是勇利回來了?

我真的不知道,希望當時我能再抱一抱他,摸摸他的腦袋瓜子……
但是我知道我這輩子,可能再也無法見到勇利……

直到那一天……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
困難排除:呃啊啊啊,我後來知道我把情願打成“言青”願。更正之後就發佈成功了…………
原來它是敏感詞彙…………

後記:
會寫出這樣的東西,可能是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跟家人處得不好。
2013年3月16日,我和我女兒(一隻兔子)相遇。
我就真的待牠如親生一樣。
不過中間發生了很多事,然後我外婆硬逼我把牠送走,本來跟新主人還有聯絡,但是又因為我媽的關係而失聯。
我知道兔子跟我在一起一定不會幸福,因為我外婆跟我媽都討厭小動物…………

有太多事說起來複雜,還是別說了。

望眼欲穿-上

*西方奇幻AU
*精靈貴族維×百合花妖勇
*真利姐姐視角,與勇利的親情向居多
*微開放式結局

我們家可以算是這個鎮上的第一有錢人,我的父親有一大片菜園,我的童年時期大多在那裡度過。

在我十五歲那年的春天,父親從外頭抱回來一個嬰兒。
我非常的高興,因為我一直想要個弟弟妹妹可以陪我玩樂,然後一起負責照顧蕃茄、小黃瓜和馬鈴薯。

「他叫勇利,Y-u-r-i」我親愛的弟弟躺在搖籃床上,他對著我笑,他一定非常喜歡我!

「「他真的是太可愛了!」」安妮和安娜雙胞胎有點激動的說,這是她們第一次看見這麼小的孩子,她們想摸勇利但是被我阻止了,母親說勇利很脆弱,經不起折騰,而我當然會好好保護他。

父親母親原本都很開心,但是漸漸的,他們開心不起來了。

勇利回到家裡一個月後已經會站立、扶著牆壁走路,牙齒長齊並且會說一些簡單的單字。
一年以後,勇利停止超快速生長,維持在大約十二歲的年紀。

勇利這一年以來從沒有出過門。我們瞞著鎮上的其他人“原本的勇利”生病去世了,“現在的勇利”是從孤兒院帶回來的孩子。

於是我花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在勇利身上,教他我的所有知識、一起在菜園追逐奔跑、趁馬鈴薯發芽前全部採收掉,安妮安娜來的時候就會玩躲貓貓。
我的生活變得更充實、鮮豔明亮,一切都要歸功於我親愛的弟弟!

隔年春天,大概是十三歲的勇利身上,發出了濃烈的百合香味一直持續到春天的尾聲。

我們都察覺到了勇利並不是人類,其實不管是精靈、矮人還是仙子都並不是那麼少見,只是我們都不知道勇利是“什麼”,目前只能確定與百合花有關。

夏季,我開始帶著勇利和安妮安娜到鎮上玩耍。主要是夏季的嘉年華會開始了,我們可以在很多地方拿到免費的、不同口味的各種馬芬。

當我們坐在噴水池旁分享馬芬時,勇利不見了!
而我很確定幾分鐘前他還坐在我旁邊,我的天啊……鎮上這麼大、又這麼多人,我該從何找起?
拜託!拜託勇利不要被別人帶走!他是這麼可愛的孩子!

我喊著勇利的名字,希望得到回應,每次勇利聽到我在叫他時,就會跑過來牽著我的手。我跑得很快,身體又喘又熱,但是雙腳卻不停的奔跑直到我遇到裁縫店的琪妮。

「嘿!真利!妳弟弟呢?」她攔住並且詢問我
「我不曉得,他突然就不見了!」我趁機喘了幾口氣,隨時做好繼續奔跑的準備。
「喔!我就知道!剛剛有個男人…非常英俊的男人身旁跟了很大隻的貴賓,牽著看起來像妳弟弟的小男孩,往噴水池走去了」琪妮指了與我相反的方向,真該死!
「謝了琪妮!」我又開始狂奔,琪妮的不客氣三個字只能從後方飄過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來應該要一發完結的,但是發現維克托戲份太少於是給他加戲。
沒意外的話這星期完結。
後記丟在最後一章。

電梯小姐-上

*電梯play+鏡子play
*勇利女裝注意
*讓我來個小煞車(??)

深紅色的小圓禮帽側邊有粉色小蝴蝶結,頭髮不長,勉強盤個小髮髻。
白色襯衫在胸口的地方有荷葉邊稍稍點綴,配上黑色短裙與黑色尖頭高跟鞋,不會太過於正式也不失性感;裹著白色網紗手套的雙手交疊置於胸下,是電梯小姐的標準姿勢。
眼線讓水汪汪的眼睛顯得更大,正紅色的口紅是標準配備,臉上沒有過多的妝容,但是卻精緻的像個洋娃娃。

與客人噓寒問暖、接受客人的稱讚,或是因為男朋友偷看自己而被女朋友打,還得幫忙調和;詢問唇上口紅色號的女性、說著以後也要當電梯小姐的女孩兒、塞紙條的上班族、推銷自己未婚兒子的長輩。
這些幾乎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。

叮-

「十樓男士服裝館到了,請小心您的腳步,歡迎再度光臨。」

電梯門外的同事會幫忙控管電梯裡的人數,避免太過擁擠,
直到電梯門關上,還要一個敬禮的動作。

勇利在十三樓送走所有的客人,但是電梯裡還有一個人。

他擅自將電梯停在十七樓的員工辦公室。
雖然他們都有員工專用電梯,但是如果賓客電梯壞了,也會在十七樓維修。
他拿出鑰匙往電梯的控制臺插上停止上下樓,但是空調仍正常運作,再用無線電廣播:「A側01號電梯17樓維修中」

「攝影機會錄下來的,維克托!」維克托把他抵在鏡子上吻著後頸,兩手拉開紥進裙子裡的襯衫,揉捏他的乳頭。
「我在來之前就在監控室關掉它了,我現在非要你不可」

用力的吸了幾口氣,除了勇利原本的體香,還多了淡淡的香水味。
「你什麼時候開始擦香水了?這味道真適合你。」

雙手撩起裙擺退下內褲,維克托吹了聲口哨
「黑色蕾絲?真有情趣~」
內褲一路退到腳踝,勇利也很配合的抬起腳,讓內褲整個脫離他的身體。

「我聽說你今天要回來,但是我沒想到會在電梯…………」

服裝參考這支影片:
https://youtu.be/z_0f3z8wGjM

明天要開學了,整個人很焦慮。
就算是相處四年的老同學,我還是不擅長社交……
尤其是每次要分組的時候……
*龜速更新*

我可能是昨天的巴哈姆特中毒太深(作夢)

昨晚睡前還在刷翻譯看對話,然後夢到以下內容:

魔王維克托綁架了勇利,
還摧毀了不少城鎮,所以大家都要逃難。
我們一群人在火車站要坐電梯下樓的時候被困在電梯裡(而且那個電梯莫名的大)。
電梯裡有誰我忘了,但是確定有米奇跟薩拉。

後來在報紙上看到維克托抱著全裸的勇利(照片),
我們在火車上很熱烈的討論到底有沒有插進去(印象中是騎乘位)。
因為維克托身後有隻很像魔物的東西(不確定是不是身體的一部分),都剛好擋住了關鍵點。

火車快進站的時候我就醒了,幸好沒上演屍速列車的戲碼。

*拜託再讓我睡一輪*

柴可夫斯基與卡薩布蘭卡 02

*小兒科醫生維克托X花滑選手勇利
*知道彼此互相喜歡,但是心照不宣
*養父子,年齡差20歲
*沒有特別設定住在俄羅斯或者日本

勇利不會否認他是一個“爸寶”,
乖巧、聽話、體貼,維克托要他幹嘛他就幹嘛。

交換條件是-他要維克托眼裡只有他一人,除了上班以外都要跟著出門,並且保證他會百分之百聽話,不會給維克托添麻煩。

當維克托帶著勇利到研究院上課,大家都當他新血來潮想養個孩子玩玩,而勇利就是那個倒楣蛋,過沒多久就會厭煩的送走他。
有個看不慣維克托的人甚至在勇利面前取笑他的爸爸就是下一個Humbert。

後來那個人被維克托打掉了一顆牙。

他開始戒菸戒酒、早睡早起而且充滿責任感,再也沒有泡過酒吧或是翹課,為了勇利拋棄那些不健康的習慣。

雅科夫真是太感謝勇利了!

“維恰,他簡直就是我的天使!”

吃完早餐的兩人沒有任何計畫,但是寧願用奇怪的姿勢疊在一起也不願意出門 。柔軟的新地毯被兩個大人佔據了,反而是馬卡欽躺在沙發上。

勇利起身趴在維克托胸口,一手在胸膛摸索尋找什麼,直到確認了位置戳中乳頭。
維克托挑了眉看著他,雖然笑著卻讓人不寒而慄,但是勇利才不怕,這只是撒嬌一下就能解決的問題。
「我已經五年沒回家了,缺少父愛需要安慰。」
他開始親吻維克托的唇
以前他們常常嘴對嘴親親,是父親對兒子的那種,嘟起嘴、還會發出很大的聲音的方式。

「他說的對,我成了下一個Humbert」伸手摸摸勇利的腦袋,就算他的兒子已經成年了不少時間,在他眼裡仍是個愛撒嬌的小孩。

他總是受不了勇利的撒嬌!

「誰啊?」

「我在研究所的同學,你可能不記得了。他在你面前說我會成為下一個Humbert,就是洛麗塔裡的主角。」

「你不會還對那件事耿耿於懷吧?維恰?」五年前的夏天,處於休賽期的勇利在維克托的伏特加裡動了點手腳……然後只要稍稍勾引,他的目的就達成了。

到底來說他們根本沒有血緣關係,但是維克托在上.過.床.的隔天,就把勇利趕回底特律。這讓他很生氣,氣到強迫披集載他衝進戶政所,把戶籍遷到底特律的住處!

那時候他的屁股還在痛!

「那時候你還沒成年,親愛的。我原本以為我忍得住,沒想到你居然用你的小屁股磨蹭我!」

「我當時離成年不到三個月了!dear daddy!你在我五歲時帶我回家,而我很確定之後你都沒有跟別人上過床,你十五年只做愛一次嗎daddy?尤里說你以前“很行”」

「天啊!我很不想談這件事情,honey!而且做愛不一定要在床上……我是說…我很抱歉當初把你趕回去,我沒想到我的自制力這麼薄弱……這樣犯法!哪怕你離成年不到一小時!」

「我現在成年了!我到家的第一天晚上就爬上你的床,但是你什麼都沒做!好吧……老實說,那天晚上我在你的酒杯裡“加料”」

「喔!他X的我就知道!你個小壞蛋!你不知道我後來做了多少心理建設!現在又頂著十五歲的臉來跟我假借父愛之名行做愛之實!我要打你屁股了,親愛的!」

「當然好啊dear daddy!」

……
………
「那才是我要的。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

為了寫完這篇,我的腦細胞耗損的很嚴重,
修修改改至少五次以上。
下一篇要等更久,我在考慮開車的可能性,
我不是個好司機。